首页 网游小说 峡谷正能量

第八百八十一章 联盟教科书

峡谷正能量 Iced子夜 10544 2021-02-09 15:20

  

  你也是峰哥的粉丝?

无形之刃,最为致命。

小花生听了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峰哥?偶像?

我巴不得他死!

联盟偶像,唯有七酱!

但这话小花生没说出来,从道德上来说,这波上单死了,关我打野什么关系,是你自己思想有问题。

不过从逻辑上来说,如果你打野不来,我圣枪哥就不会去卖。

如果我圣枪哥不去卖,那我这会儿还在上路发育,压根就不会死。

小花生很懂低头做人的道理,赶紧道,“我的我的,这波我有问题。”

“没事。”

圣枪哥很大度。

小花生:你还当真了?

“我就是比较好奇。”

圣枪哥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下巴,歪头看着屏幕,“对面刚刚好像在空中还A了我一下把?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圣枪哥的话,小花生也想了起来。

他一个万年打野自然不会精通亚索永恩这快乐两兄弟。

但作为职业选手,哪怕再不精通,最基本的技能和伤害他还是会去了解的。

永恩的E技能有二段伤害,大概是造成伤害的四分之一,小花生觉得那一下可能很惊险,但亚索的血量肯定还会剩一点。

为什么会直接被秒杀?

这时,小花生和圣枪哥的脑海中都浮现出刚刚那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风中一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说...

大屏幕上,导播也给出了刚刚这波的回放。

画面中,只见永恩双手持剑,在E技能灵体飞向本体的刹那间,右手的那把长剑猛地朝着划出了一道剑光!

错玉切!

嗖——!

剑光倏然间被拉长,瞬间掠过了身后兵线中无缝E的亚索。

二段E的伤害加上一个Q。

绝命一刀!

“这...什么情况?”哪怕是看了回放,元泽还是愣了一下。

猫神迟疑了一秒,还是开口道,“我知道哥哥永恩可以像是亚索一样Q闪,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位移增加Q的距离,你说这波会不会是...”

“EQ二连?”元泽愣了下,反驳道,“永恩也有EQ二连?我玩过这英雄,没感觉能这样操作啊。”

“时机。”

夕桐打断了两人的话。

听到这话,猫神和元泽也都反应了过来。

没错。

就是时机!

联盟里有很多连招,你要是不抓住就那惊鸿一瞬机会,放出来就和皇子的EQ闪一样。

人家是EQ闪极限开团,你是闪现打断自己EQ的极限笨比。

此时,直播间的观众也都刷起了弹幕。

“66666”

“尼玛!永恩还能这么玩?!”

“峰狗这批上手英雄就离谱,每次出英雄都能被他恶心一手。”

“联盟教科书你们以为开玩笑的吗?”

“......”

场下的无数观众口嗨的同时,心里也羡慕嫉妒的不行!

凭什么每次自己玩新英雄就被队友喷“滚去玩匹配”,峰狗就能拿出来在比赛里嗨呢?

嗨呀!这可真的太气了。

......

游戏比赛中,小花生出现在上路的时候,厂长的人马已经在小龙池口站好了位置,放了个真眼在地上。

第二条龙是元素火龙,只见那条浑身燃烧的烈焰的巨龙绕着周围墙壁徘徊了一圈,旋即便落在了小龙池里。

厂长二话不说,直接开龙。

既然这场比赛野区失利,暂时无法翻盘,那就控龙好了。

而李秀峰在上路吸引火力,确实也为厂长创造了绝佳的控龙机会。

上路这边,小花生眼睁睁地看着李秀峰在塔下回城,没有说半途折返回来再试着踢一脚Q来个梅开二度。

那实在是有点浪费时间。

此时,尽管在下路没视野,但看到厂长这会儿没出现在地图上,小龙刷新,小龙池的视野又一片漆黑...小花生用屁股想都知道厂长去了哪。

他现在再去下路,坑都被占了,时间上也不一定来得及。

好在召唤师峡谷里,这个时间点需要争夺的地图资源科不止小龙,小花生不假思索地就来到了峡谷先锋处。

一个拿龙,一个打峡谷,两个打野兵分两路,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有问题的是Kake。

Kake这波本来想抓中路,结果EDE的中单小学弟,曾经SKT的替补中单,简直是Faker和侯爷的结合体,凶中带稳。用现在流行的描述那就是“甜野男孩”。

Kake一看抓不到人,厂长人马单挑小龙无压力,对面的双人组也在下路按兵不动,他这会儿下去似乎只能空手而归。

那不能够啊!

看了眼上半区,Kake心中一动,目光停留在了大龙池。

那个地方,似乎可以搞一搞。

于是乎,小花生这边峡谷先锋都快打掉三分之二血了,旁边忽然挑出来一个身上挂着俩人头的满血腕豪。

两人对视了一眼。

一般情况下,辅助遇到打野,多半是辅助低头。

但这会儿不一样了。

因为小花生遇到的是Kake,只见他摩拳擦掌地就朝着小花生的脸上冲了过来,气势相当骇人。

小花生不敢托大。

这场比赛他几乎反烂了厂长的野区,已经证明了“打野”差距。

如果这会儿被辅助单杀一次,那这场比赛的努力可就毁于一旦了。

摸眼W。

大龙池里的盲仔翻墙拉开了身位。

Kake这会儿身上只有海克斯闪现,他也没丧心病狂地追上去,顺手就接盘了血量不多的峡谷先锋输出了起来。

小花生:......

下路,辅助MK一看Kake居然出现在了上半区,心里也气不打一处来。

他一开始看到腕豪消失,还以为去帮厂长打小龙了,却没想到居然跑去了上半野区骚扰起了自家的打野。

这就好比隔壁老王下班不回自己家,却来了你家干活。

这换了谁不气啊!

好!

你来我家!

那我就去你家!

MK也迅速朝着小龙池走。

你不让我家打野拿先锋,那我也不让你拿小龙。

可惜厂长打龙时间比小花生要早一步,MK过去的时候,厂长已经打的差不多了,他看到MK的婕拉也丝毫不慌。

紧接着,厂长几乎是扛着婕拉的伤害,硬生生打完了小龙。

随后在对面下路女警过来的时候,直接E技能加速接一个大招反向冲出。

完美的一波大招逃生!

女警见状恼羞成怒,气得一个大招让子弹飞,效果也只是打掉了厂长一节血量,但厂长却是已经拉开了安全距离。

大屏幕上刷出系统提示。

“蓝色方KG击杀了炼狱亚龙!”

“蓝色方KG击杀了峡谷先锋!”

这一下子,局势的天平似乎朝着KG倾斜了过来,直播间弹幕也一阵刷。

“说厂长没用的站出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控龙型打野吗?”

“打小龙还要大招,长见识了。”

“......”

弹幕里的水友阴阳怪气,这却不影响KG的优势犹如砝码般逐渐变多,现在EDE那边已经无法正面抗衡了。

而EDE那边最大的优势,就是小花生的盲仔身上挂着两个人头,野区算是小优势,反正遇到厂长的话还是能追着打。

可也就仅仅如此了。

厂长现在别说是不和你打,连刷伤害的机会都不给。

你来了,我就直接放,放完了我去刷其他资源或者你的另一片野区。

资源的总量摆在那,只要我跑的够快,小花生的反野就没啥作用。

小花生渐渐的也发现了这一点。

想赢,还是得在线上找节奏,而不是去找机会杀一个永远都杀不了的人。

上路刚刚抓失败了一次,现在永恩的装备更好,等级也领先的亚索一级。

这英雄发育起来伤害怪高,小花生也不想再去有风险的上路了,那中路和下路都是不错的选择。

......

比赛时间十五分钟。

“诶?小花生来中路了,这波要抓中吗?”

“唔...小学弟的加里奥已经给出W了,这个距离...没法W闪吧?”

“等等!小花生出来了,这脚R闪!”

台上解说的惊呼声还未落下。

画面中,只见小花生从草丛一脚天音波踢进F6,避开了中路的视野,旋即快到不可思议地W摸眼进塔。

意识到不对的左手其实已经往后闪现了,却还是被小花生从后方极限距离一脚R闪直接给踢出了塔下,一头撞进了正在W蓄力的加里奥怀抱中。

完美的接球!

“卧槽!这波6啊!”

“早说了,小花生这家伙的盲仔不能放啊。”

“无语,心疼一波手子哥。”

“......”

W嘲讽!

正义重击!

战争罡风!

加里奥这英雄别看是法坦,伤害却一点都不低。

小学弟一套技能下来,再加上盲僧的大招伤害,瑞兹的血量顿时所剩无几。

左手闪现已经交了,瑞兹在人眼皮子下面开大跑路,更无异于痴人说梦。

果不其然!

很快左手便交代着了中路。

......

“左手这波遭重了啊,小花生这个选手...真的是太擅长找机会了。”

解说台上,元泽笑着叹了口气。

猫神点了点头,“没错,别人的盲僧我不知道,但小花生的盲僧绝对不是那种打到中后期就没用的瞎子,他是越打到后面越让你害怕,你完全猜不到自己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踢飞出去。”

“诶?你这话怎么感觉有点暗示啊?”元泽忽然道。

“啊?”猫神一愣,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这个绝对没有,我暗示谁也不可能暗示厂长啊。”

“我还没说厂长呢。”

元泽笑吟吟道。

尼玛!

猫神一噎,只得干咳一声,“看比赛看比赛,我们还是继续看比赛,毕竟现在还没到我们的《深夜食堂》呢。”

深夜食堂是LPL上个赛季末刚出一个脱口秀节目,顾名思义,就是看选手的下饭操作!

一般由王失忆、元泽和猫神来主持,有时候会请一些职业选手当嘉宾。

这时,一旁的夕桐忽然道,“等等!厂长的人马来了!”

夕桐的话音刚落,元泽补充叫道,“还有K哥!K哥的腕豪也来了!”

话音落下,只见小花生的盲仔R闪踢完左手后人刚要出塔,就被从家里出来在野区做视野的腕豪刚一把抓住头发。

不对,盲仔没头发。

反正导播的镜头下,腕豪一个E就把盲仔给拉了回来,接着大招抱住扛起朝着厂长过来的方向纵身一跃。

厂长见状不假思索地就是一个大招!

刹那间,人马顿时裹挟在一队幽魂骑兵中朝着腕豪落地的方向俯冲了过去,想要打出完美的无缝bo。

然而下一秒,

尴尬的画面出现了。

“KG-Kake击杀了EDE-Peanut!”

大屏幕上击杀刷出。

这是一波单杀,没有任何助攻。

那么也就是说,腕豪在大招抱住小花生落地摔下的时候,小花生就直接被摔死了,厂长这波大招效果拉满却大了个寂寞。

“离谱!K哥这腕豪伤害那么爆炸?”

“三个人头的腕豪,还是出黑切的,你上你也炸。”

“啧啧,厂长大招送终啊,讲究!”

“笑死我了,厂长这人马有点东西啊。”

“你们有完没完了,小花生死了,我厂长放个大招庆祝下有问题吗(狗头)”

“有一说一,那确实没问题嗷。”

“......”

直播间的弹幕再次阴阳怪气了起来。

游戏比赛中,KG这边也有点小尴尬,Kake干咳了一声。

“没想到啊,这小花生怎么怎么脆,还是我伤害太高了?”

你真没想到吗?

下路的阿水斜斜眼。

厂长倒是笑着摇头,“没事,杀了就好,我大招好的快。”

当然,他嘴上是这么说没错,心里怎么想就不好说了。

目测一句MMP还是得有的。

......

中路的节奏你来我往,那这波就相当于打了个一换一。

双方有人赚了,有人亏了,接下来的比赛时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二十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导播的镜头其实有几次给到上路。

众人也本以为李秀峰现在拿了两个人头,线上肯定优势更大,说不准就越塔单杀了什么的。

但其实不然。

圣枪哥这场比赛两次被杀。

一次是他传送下路支援,被李秀峰零食也盲大击飞,这属于玄学击杀,想复制都不可能。

另外一次,就是疑似李秀峰粉丝的自家打野了。

可这两次之外,上路快乐两兄弟真对起线来,除非一方有杀心。

如果没有,那两人真的除了刷刀就是刷刀了,圣枪哥的对线实力也不可能出现被单杀的失误。

现在时间二十分钟,纳什男爵刷新,第三条龙元素火龙也已经刷新,比赛似乎突然到了一个转折点...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