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最初进化

第二十五章 解药

最初进化 卷土 9079 2021-01-09 15:18

  

  听了约旦的话以后,方林岩吃了一惊道:

“现在回去?回你们的峡谷营地吗?天很快就要黑了,这可有点远啊。”

约旦摇摇头道:

“不用那么麻烦,去盐池那里就好。”

听她这么一说,方林岩顿时松了一口气道:

“好,我们送你过去吧。”

约旦知道人类的机械在长途运输方面很是厉害,所以就没有推辞,而她在离开的时候也交代了族人几句,无非就是好好打扫战场不要惹事之类的。

在离开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外面的半人马打扫战场的时候非常积极,也非常细心。

很多在方林岩他们看来完全是垃圾的东西,都被这帮人视若珍宝的捡起来,甚至半张破烂的兽皮之类的东西都不放过,可见马格拉姆半人马一族平时的日子也是相当困窘,生活物质应该是相当匮乏。

这时候知道约旦要过去,有两名半人马也一同随行,将整理出来的战利品也一起带一部分过去先。

白瑞德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群半人马盟友的重要性,显然不愿意让方林岩等人独占这样的资源,便道:

“这样,扳手你陪约旦去,秃鹫和山羊留下来帮我个忙,我派阿里去给你打杂。”

阿里是一个黑人,看起来就十分精壮,堪称典型的肌肉棒子。

恩,若是要用参照物来形容的话,NBA著名时尚达人,著名无私球员,著名团队球员,著名篮板怪威斯克布鲁斯克差不多就是他的模板。

阿里对着方林岩一笑,露出了满口的大白牙。

“请多关照。”

方林岩点点头道:

“小事。”

接下来为了救人,外加还有活导航指路,方林岩将全地形车开得很快,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开到了马格拉姆半人马一族的盐池营地附近。

盐池的具体位置位于一条地下裂谷当中,十分隐蔽,大大小小的也就只有七八顶帐篷而已,帐篷上看起来更是灰扑扑的,至少从外观上看起来又脏又破。

不过,在盐池旁边,还是生长着大量的灌木和草类,大概是因为基因问题,所以让普通植物难以生根的盐碱地对它们来说,反而像是沃土一般,长势非常好,蓊蓊郁郁的。

这些植物都是泌盐植物,别名排盐稙物,很像人排汗,把盐分排出体外。

这里的植物有径柳匙叶草、红树、瓣鳞花等等,它们生长在含盐较多的土壤中,植株吸收了大量的盐分,但盐却不积存在体内。而是通过叶子表面的吐盐结构泌盐腺,将多余的盐排出体外,以防止盐分过多聚积造成危害。

半人马则是由专人来搜集这些植物叶片表面分泌出来的盐,将之当成是精品出售,同时更是严格保护这种吐盐植物,只允许它们在附近繁殖,其余的植物则是全部拔掉。

除此之外,在周围还有七八根大型的木桩一样的东西,方林岩一时间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样的风水宝地,显然马格拉姆半人马一族也是一直都留有观察哨,所以当方林岩他们靠近的时候,已经有五六头半人马严阵以待,紧握手中的长矛,看样子一言不合就要开干。

不过当约旦和两名背着大包小包的半人马出现的时候,这些如临大敌的半人马顿时就兴奋的靠近了过来,在清点战利品的时候更是举着手中的长矛,发出了激动的“哟呵哟呵”的声音。

在这种士气高昂的情况下,约旦说是要配制草药,立即就得到了群体的积极响应,一干人立即就开始干起活来。

因为开来的全地形车在路上就出现了一些小故障,所以方林岩停车以后就直接进行了维修。

等他维修妥当之后,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小时,于是便好奇的四处逛了逛。

这时候天色已黑,在营地的中央已经提前燃起了篝火,周围的一顶帐篷内趴着两匹雌性半人马,她们裹着黑色的草编头巾,穿着跟约旦差不多,正在对一些新鲜采集的草药进行加工。

多看了两眼之后,方林岩就发觉其加工工序相当的简单,果实类的草药几乎都是去壳、晾晒、放在特制的罐子内,而后用火熏蒸,一些植物类的草药则被分离根茎,捣碎后用挤出里面的汁水,倒在旁边的竹筒里面保存。

并且这支部族里还有一名巫医的存在,巫医乃是一位年迈的老者,正在给一名受伤的半人马治疗。

方林岩虽无缘跟他交谈,但从巫医救治伤员,口中念念有词的模样来看,貌似还是约旦更靠谱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这名巫医正在救治的两头半人马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他们是肩负着侦查任务外出巡逻,结果遇到了撤离的吉尔吉斯部族的一支小分队,最后好不容易逃了回来。

结果巫医也只能救活一名,另外一名半人马根本就没等来巫医的救助,直接就重伤而亡了。

面对同伴的死亡,其余的人也没有显示出太多悲伤的样子,只是来两个人将之抬到了不远处的草甸上,正对着一根方林岩之前所见到的“大木桩”前。

那名巫医走到了“大木桩”的旁边,开始围绕着这玩意儿绕圈,同时嘴巴里面哼唱着一首听起来有些悲伤的歌谣。

此时方林岩才发觉,这大木桩看起来居然像是某种植物。

其树干粗壮混圆,远看像是大酒缸,直径达到了惊人的半米多,却普遍长不高,顶天也就一米多不到两米的样子,并且树体浑身还长满了突突的小刺,小刺的密度能跟仙人球并驾齐驱。

在巫医绕圈的同时,一面还有半人马端了一个盆子出来,朝着“大木桩”的根部浇水,随着这些水浇下去以后,这玩意儿的顶部居然开始慢慢的伸展出来了大量的卷须。

在短短的十来分钟内,它就从一个短粗的大木桩形态,变成了仿佛雷达天线一样的那种锅盖形状,当然,上面的冠状部分就是由无数绵密坚韧的卷须组成的。

根据旁边约旦的介绍,这植物名叫“多兰卡尔”,还有个美丽的故事:

传说“多兰卡尔”是由天神Thora恩赐给半人马人的,此时方林岩看到的只是幼苗而已。

在部族的全盛时期,就有一株成熟体的多兰卡尔,它庞大的树荫下可乘凉,滋养的果实跟枝叶具有医疗功效,树杈长的千奇百怪,酷似树根,就好像树根长在脑袋上的“倒插树”一样。

紧接着,就见到那名死掉的马格拉姆半人马被送到了多兰卡尔的卷须树冠上,然后被那些触须一般的叶子紧紧包裹了起来。

伴随死者被送入其中,旁边的所有的半人马也开始唱起来了挽歌,听上去也跟来自精灵的挽歌一般,悲伤悠长,不乏庄严浓重,沙哑当中充满了一种原始洪荒的味道。

随着歌声的响起,方林岩能感觉到淡淡的悲伤,而多兰卡尔的树皮上居然泛起层层的奇特涟漪,看起来亦幻亦真。

听说只需要一天一夜,这名阵亡的勇士就会被这神奇的植物给吸收了,甚至都不会留下骨灰。

约旦告诉方林岩,这就是它们半人马族的送葬仪式。半人马族崇尚自然,族中的葬礼都是由巫医举行的,咒语由萨满流传下来,能帮助死者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

待死者化作了树木的养分以后,他们的灵魂就可以得到救赎,而那位施法的巫医正是自己的草药老师。

半人马敬重逝者,认为遗体不容受到任何侮辱,否则他们的灵魂便无法得到安息,甚至死后也得不到来生转世的机会。

如此看来,多兰卡尔就像是一座半人马人的肉身改造工厂了,不仅为他们提供了珍贵的药材,还给了他们宗教般的信仰。

而正因为半人马与多兰卡尔的特殊关系,所以,每当半人马族见到这种矮粗的树木时,心底都会生出一抹的敬意,就仿佛见了逝去的老友、以及祖先一样,令他们待树如亲人。

接下来约旦就在多兰卡尔的树皮上割了一刀,立即就发觉里面有一些浓稠的汁水流淌了出来,关键是这汁水居然还能闪耀着淡淡的磷光,看起来很是有些诡异。

约旦也是长出了一口气道:

“你的同伴能不能获救,其实就在于能不能取到多兰卡尔的液汁上------这是解毒剂的主药,并且只会在我们的圣树获得了献祭以后才能分泌的。”

方林岩点点头道:

“那么我多久能拿到解药呢?”

约旦道:

“很快。”

而方林岩马上就知道了约旦口中的很快是什么意思,那就真的是很快,顶多一分钟过后。

解毒药就是将多兰卡尔的液汁与之前已经处理好的药丸子浸泡在一起就行,恩,卖相很不好看,味道也非常不好,至少给方林岩的鼻子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是,这药物是有时效期的,半人马的时间计算单位是“堆”,就是一堆篝火能燃烧的时间。

约旦告诉方林岩,这玩意儿的时效性是两“堆”,差不多只有四个小时,但是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若是等到明天早上送过去的话,那么伤员撑不到那时候,同时解药也是会过期的。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两人肯定唯一的选择就是连夜赶回临时基地去。

好在约旦它们的盐矿距离临时营地并不算远,开全地形车也就只需要一个小时不到,所以阿里坚决要返回,方林岩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跟着回去送药。

很快的,两人就直接开车上了路,方林岩今天开了一天的车,整个人都有些疲惫了,所以直接靠在了后面养神。

在这漫漫荒原上行驶,全地形车的引擎轰鸣声本来并不算大,此时在静谧的黑夜里面也传出了老远,因为彼此之间并不熟悉的缘故,所以方林岩和阿里也没有什么交流。

忽然之间,阿里出声道:

“嘿,慢一点,你看看右边是什么?”

方林岩顿时朝着右边看了过去,发觉那里赫然出现了一点灯光,看样子竟然还有一顶帐篷,看那帐篷居然是临时营地的款式,帐篷当中看样子还有两个人影,不过远远的看得不是很清楚。

这时候,阿里已经驾着全地形车对准了那边开了过去,同时兴奋的叫嚷道:

“哇哦!我还以为出外巡逻的艾杰他们都死了,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扎营了。”

“我知道了,多半是他们遇到了那些撤走的杂碎,所以只能跑到这里来避避风头。”

没料到在距离那营地数百米的时候,前方已经是有着坡度的乱石滩,这里全地形车已经开不过去,阿里只能停下车,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同时对着方林岩道:

“嘿,你在等什么?赶快过来帮忙啊,他们当中还有伤员,我们得接了人赶快过去。”

方林岩听了阿里的话也没有多说什么,也是跟着下了车,两人走出了差不多五六十米之后,方林岩忽然皱眉道:

“不对劲,帐篷里面的人居然动都没有动一下!”

阿里听了以后也是陡然心中一凛,但还是有些不甘心,但这时候,周围已经传来了大量“西西索索”的声音,甚至还有大量混合在一起的哼声。

那声音当中藏着刻毒的恨意,仿佛要将两人碎尸万段似的。

紧接着,那些石块后面,都出现了一双一双仿佛浅绿鬼火的东西,那赫然就是食腐座狼的眼睛!!

很显然,白天与方林岩他们战斗的吉尔吉斯半人马的智慧惊人的高!

阿里嘴里面所说的艾杰巡逻队显然已经全军覆没,而吉尔吉斯半人马离开以后并没有彻底退走,直接利用巡逻队的尸体和携带的辎重设置了一个简单而恶毒的陷阱。

阿里其实并不笨,只是他的观念依然认为人类高高在上,小看了这些土著生物的智慧,因此要付出致命的代价了。

对此方林岩二话不说转身就往车上冲,他也是一时大意,惯性的跟随着阿里走。俗话说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不过这一次的失误也并不致命,但方林岩此时也懒得理会阿里了,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抗,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不过,方林岩还没靠近全地形车,冲在前方的狼群前锋速度也是飞快,直接就冲到了前方,甚至连全地形车的车顶上都站上去了几只龇牙裂齿的座狼。

不仅如此,大群的座狼也开始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咆哮声,紧接着开始收缩包围网,加速狂奔蜂拥而至。

阿里一咬牙,知道生死攸关,直接换上了一个独特的弹匣,然后眼明手快,端起配置的K-14型自动电磁步枪抬手就打,朝着扑来的狼群连续扫射。

8MM的特殊“刺钉”子弹在枪口喷出的火舌中激烈宣泄而出,以精准的攻击方式射向来犯的狼群,阿里作为白瑞德的心腹,不仅枪法好,配置的武器威力也是巨大,顿时就让阿里放倒了好几头冲锋在前的座狼。

方林岩此时也配合着阿里进行扫射,两人此时且战且退,夜空下枪声连续不断的响起,惨叫声不断,短短十几秒过去,凶恶的狼群先锋便受到了重创:

大约七八头的座狼在两人疯狂的扫射下或死或伤,被打死的基本上都是阿里使用的特殊贫铀弹干的,而剩余的那些则仍旧徘徊在他们周围,不停的闪躲迂回,伺机发动突袭。

刺耳的枪声与狼嚎声连连交织,更把远方的座狼和吉尔吉斯半人马也引了过来,方林岩跟随在阿里身后,步步朝全地形车推进,边打边挪,总算是在大群狼群来临之前重新冲上了车。

并且阿里也真的是运气好,此时若不是方林岩断后,用他强悍的实力死死挡住了车门,换成任何一名救援队成员都做不到这一点。

但是这时候,全地形车前赫然围满了许多黑漆色的座狼,一双双瘆人的绿瞳不停闪耀,完全将车辆围的水泄不通,甚至有的开始啃噬车身和轮胎。

不仅如此,此时从黑暗当中竟是浮现出来了一名手持法杖的老年半人马,嘴里面在喃喃吟唱着什么,等到方林岩发现它的时候,这家伙的法杖已是朝着这边一指!

立即就能见到,一束蓝白色的闪电直接对准了这边飞了过来!

闪电箭!

这一发闪电箭准确的轰在了车头上,全地形车内部的灯光立即一阵闪耀,然后纷纷无力的熄灭。

方林岩丢了一个侦查过去,却发觉自己的侦查与秃鹫没办法比,只能将这家伙的名字侦查出来:

吉尔吉斯唤雷师!

白天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家伙的出现,所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吉尔吉斯部族来了援兵。

阿里疯狂的按动钥匙尝试点火,居然这时候全地形车掉链子了,根本发动不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居然射来了一道明亮的探照灯光,居然是一辆全地形车来援助了,开车的司机直接踩踏油门到底,让车辆似猛兽一般于外围对准了座狼群进行冲击。

全地形车提速以后,带着引擎发出的剧烈躁动,生生的碾入了狼群当中,好几头座狼都被撞得血肉横飞,抛飞向了空中,甚至全地形车履带上都涂满了鲜红之色,车辆在惊恐的狼群中横冲直撞,车内的人也只能忍受着剧烈的颠簸。

见到了有人来援,方林岩跟阿里自是不留余力的疯狂射击,而这辆全地形车也是直接做出了一个侧滑漂移,便又有几头想要尝试攻击的座狼来不及躲闪,被全地形车的侧面给撞飞了出去。

同时,全地形车的几个射击口同时打开,里面喷吐出大量的火舌,打得座狼群当中顿时血花四溅。

这时候,那名吉尔吉斯唤雷师再次出手,但在黑夜当中,它吟唱时候双手当中的蓝白色雷光太过显眼,立即就有人一发榴弹轰了过去,顿时就让它变得老老实实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喊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