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我不会武功

第四十八章 最终结局

我不会武功 轻浮你一笑 14595 2021-02-25 09:11

  

  西天域七星大陆空间,距离当年七星大陆和神庭的决战,已经过去了近九百年。

七星大陆,自以无始大阵封闭的那一日起,便被天一以西天域无穷信仰之力包裹,不断侵蚀吞并。

时间流逝,物转星移,整整九百年的时间,天一的信仰之力,时刻在炼化着神庭之心那一丝能量后,已经变得越发强大。

反之,无始大阵的能量逐渐枯竭,表面裂纹横生,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绝望的气息,再度蔓延在七星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这座多灾多难的位面,似乎终究难逃命运的主宰。

但七星大陆继承了天帝项云的意志,即便面对强大如天一这样恐怖的对手,哪怕明知道选择对抗,也只是无畏的挣扎,他们仍然选择了奋力一搏。

以天庭为首,韦雪烟、圣主、风清扬、君不善、神玄冥、等五位神王境强者。

以及这九百年来,迅速成长起来的,项念归、项芊羽、乔峰、王语嫣、杨过、张君宝……等等。

天庭所有的顶尖强者,连同大陆各方超级势力,汇聚而来的强大武者,组成的联军,已经齐聚九重天。

七星大陆耗费九百年的时间,组成了一支最强大的军队,准备在无始大阵破灭的一刻,与天一做最后的殊死决战。

此刻,九重天之巅,大军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望着头顶,无始大阵裂纹中,若隐若现的黑色雾气,感受着那股即将侵入的可怕意志,每个人的脸上却都只有决然之色。

位于最前方的韦雪烟乃是这场大战的最高统帅,她转头看向一旁的圣主道。

“神庭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吗?”

圣主点了点头。

“天一的实力太过可怕,已经彻底截断了西天域的天地,我以神庭秘法传讯,依旧不能做到。”

韦雪烟漠然点头,平静的说道。

“那就死战吧,不必等他侵入大陆,我们主动迎击。”

圣主眼中厉芒涌动,微微点头。

韦雪烟将手中的一柄金色长剑握紧,剑锋之上,浩瀚神力吞吐,只要长剑高举,无始大阵就会被完全撤去,届时,就是七星大陆向天外发起最后冲锋的时刻。

然而,就在韦雪烟准备举剑的一刻!

“嗖嗖嗖……!”

整个西天域,乃至被封闭的七星大陆位面内,九彩的霞光,仿佛流星雨落,漫天划过,不受任何力量的阻隔与约束。

同时,一股强大到令人无法探测的气息,出现在这片天地。

“嗯……?”

此刻,那包裹住七星大陆的黑色雾气,也突然一阵剧烈翻涌,迅速收缩,最终化作一道妖异青年的身影。

天一望着这片星空中,无边无际的霞光流星,没来由的感受到了一丝恐慌,他寒声怒道。

“是谁,谁敢在本座面前装神弄鬼!”

话音刚落,就在天一身前的虚空,一道身影渐渐浮现凝视,项云身着一袭白衣,双手负于身后,就这么站在他的身前。

看到这道身影的刹那,天一瞳孔一缩,心中的不安之感,变得更加强烈了,但却是强自镇定的说道。

“你竟然还没有死,你此刻到来,是来归附于我,还是来给他们殉葬的?”

项云神情平静的望着天一,脑后一道九彩光轮渐渐浮现,身上一股令万物臣服,主宰诸天万法的气息显露。

“你……!”

天一的脸色大变,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项云平静的开口道。

“我以宇宙意志,令你毁灭。”

天一闻言,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疯狂大笑!

“哈哈……少要虚张声势,我乃西天域主宰,将来注定要统治整个宇宙,你凭什么让我毁灭。

既然你出现了,我便先灭了你!”

天一怒吼一声,这片星空瞬间又化作一片漆黑,一座由信仰之力凝聚的巨大黑洞,带着吞天噬地的无穷威能,朝着项云笼罩而来,仿佛要将他连同这片星空一起毁灭!

面对这股恐怖的浩瀚力量,项云却只是抬起一指手指,轻轻一点。

“散……!”

一道淡淡的九色霞光发散,宛如湖面荡起的一丝涟漪。

“嗡……!”

涟漪所过之处,那道无边无际的黑洞如冰雪消融,瞬间崩溃瓦解,其中的那股由整个西天域,由无数负面意志凝聚的信仰之力,被直接碾灭粉碎!

“啊……!”

天一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嚎,惊恐呼喊道!

“神主饶命,神主饶命……”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眨眼之间,这股无边信仰之力,化作了无数雪白的光点散去,点亮了漆黑无垠的星空。

旋即,项云又朝着七星大陆所在的方向一指。

“万法归源!”

一声轻叱,代表着天地间最高的意志,霎那间,七星大陆已然残破不堪的规则之力,在项云的命令下开始重聚。

同时,来自宇宙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强大能量和规则之力,疯狂向着七星大陆汇聚而来,位面规则之力重聚,且迅速蜕变升级。

同时,七星大陆中开始诞生出浓郁无比的本源之力,大陆之上的山川地貌,法则气运……乃至万物生灵,都得到了来自宇宙的恩赐!

在一切惊人变化进行下……

项云望向身下的七星大陆,长袖轻抚,笼罩在这方未免,那已经破裂不堪的无始大阵,终于完全散去。

至此,七星大陆终于重现星空,在它的头顶,不再有任何压迫与束缚!

七星大陆之上,无数双目光早已经透过大阵,看到了先前星空中发生的一幕。

此刻阵法光幕散去,待看清楚这道笼罩在九色霞光中的神圣身影后,大陆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呆滞和不可置信!

他们不敢相信,那个男人又回来了!

而且是以如此强大的姿态,抬手间碾灭天一,拯救了七星大陆,令万物焕发新生!

而项云的目光扫过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庞,脑后神圣的光轮一敛,周身神圣气息消失,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诸位,我回来了!”

……

(全书完,大结局!嘿嘿,开个玩笑,还有……)

自天帝项云返回七星大陆,将天一击溃,这股庞大的信仰之力,重新散归西天域各大位面,整个西天域也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从此,星空中各大种族开始繁衍发展,彼此取得交流。

而曾经的霸主羌神族,在天一毁灭后,七星神殿被天帝项云封印,天帝最终没有对羌神族大开杀戒,只是将之驱逐出了西天域。

如今的七星大陆,有着西天域的救世主,也是西天域最强大的天帝坐镇,再加上当初天帝亲手加持,已然成为了西天域最高等的位面,乃是西天域名副其实的中心区域。

西天域中,各大种族都争相汇聚到强大繁华的七星大陆,修炼、经商……或是朝拜天庭。

虽然在项云的命令下,天庭没有对任何种族和位面进行战争与侵略,但整个西天域,对于项天帝和天庭的崇敬与敬畏,却是发自内心的。

甚至在无数位面之中,都建造有项云的神像,受世人参拜供奉,以感激他将整个西天域解救的大恩。

而作为西天域最至高无上的主宰,如今的项云本应该坐镇天庭,享受世人的膜拜与供奉。

然而,实际上,如今天庭的所有事物,却已经全部落在了他父亲项凌天,和儿子项念归头上。

爷孙俩整日被繁重的天庭公务缠得脱不开身,忙的是焦头烂额。

此刻,天庭大殿内,面对小山般堆集在殿内的卷轴,项凌天揉了揉自己的腰板,对一旁的项念归说道。

“哎哟……念归呀,爷爷这老腰板都快累断了,处理这些西天域的事物,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比爷爷以前当并肩王的时候,累太多了。”

一旁的项念归也打着哈欠,一脸苦闷道。

“哎……谁说不是呀,爷爷,我这双神目都快看出老花眼来了,没法子,谁让父皇还要需要时间炼化神庭之心,我们也只能帮他处理这些公务了。”

项凌天闻言,也是严肃的点点头道。

“说的也是,你父皇闭关那也是辛苦得紧,我们得多帮他分担些才是。”

不过,看着堆积如山的卷轴,项凌天还是犹豫着说道。

“要不……再找几个人来帮帮咱们?”

项念归却是一脸无奈道。

“爷爷,如今西天域解放,宇宙万族涌入七星大陆,圣主、风师祖和诸位天尊、护法、天将们,还有大伯和二伯都忙着镇守四方,维持西天域秩序哪里有功夫来帮我们呀。

就连乔师兄、王师姐、张师兄、杨师兄和元宝、桃宝他们……都老早去西天域各大位面游历了,如今天庭最闲的也只有咱们了。”

项凌天闻言,却是目光一亮,突然一拍自己脑袋。

“哎哟……差点忘了,我和你奶奶约好了,明日要去西天域的“虹星”看日出,那啥,念归这里的事情你先处理着,等爷爷看完日出,再回来帮你。”

说着,项凌天起身余便欲开溜。

“爷爷,你可不能这么不讲义气呀!”

项念归顿时大急,连忙去追项凌天。

爷孙二人正追赶着朝殿外跑,大殿外忽然一声巨响,殿门直接被人踹开,一袭华丽长裙,容貌绝色的项芊羽,气冲冲的冲进了大殿。

殿内的爷孙都是一愣,项凌天道。

“芊羽,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气冲冲的?”

项芊羽怒道。

“爷爷,大哥,你们还不知道吧,父皇他……他和娘,还有几位姨娘都跑了。”

“啊……?”

项凌天和项念归都是一时间呆若木鸡!

……

与此同时,地球中华大地,南方沿海的一座沙滩上。

天空里无云,海面一碧万顷,正是阳光正好,风景如画,沙滩上环肥燕瘦,美女成群。

此刻,一张遮阳伞下,一名穿着海滩裤,花衬衫头发花白,带着墨镜的老头儿,正以一个舒坦的姿势仰躺在长椅之上,似乎正在午睡。

然而,那墨镜之下,一双精亮的小眼,却是借着墨镜的伪装,在来往的那些,穿着泳装,身材曼妙的少女身上,来回扫视。

经常在某些身材特别出众的目标身上,细细观摩,嘴里不住发出啧啧之声,甚至一丝哈喇子,都已经流到了嘴角。

老者正看得兴起,忽然眼前一暗,一道男子健硕匀称的身躯,挡住了所有美妙的风情。

老者顿时有些不乐意了,轻咳了两声道。

“咳咳……那个,小伙子,你挡住我的光了。”

然而,对面的身影,依旧一动不动,随之一道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

“神庭内那么多仙女,你老人家不看,怎么跑这里来偷瞄大姑娘了。”

“呃……!”

老者闻言一个激灵,墨镜都差点飞了出去。

抬头看去,眼前是一名容貌清秀俊逸的青年,身材健硕完美,气质出尘,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青年身后还跟了五名女子,虽然都穿着充满海岛风的碎花长裙,戴着宽大的墨镜,却难掩那天姿国色的绝美容颜,更何况是五女站在一起,那冲击力之强,令海滩周围的无数男性,眼珠子都差点掉沙滩上了。

而五名女子看向老者后,都是笑容灿烂,齐声甜甜的喊道。

“爷爷,您好。”

老者看着青年和众女出现在自己面前,却是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后竟是转身就跑,却被青年伸手一把抓住。

“你跑哪儿去,难道现在还不想给我一个交代吗?”

老者顿时露出一脸苦笑,无奈的坐回到了长椅上,随后青年和五女也躺在了一旁的长椅上,与寻常的沙滩游客一般无二。

只是众人周围却多出了一层无形的结界,外界根本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

老者干笑两声主动开口道。

“嘿嘿……小云子,你咋知道我在地球?”

“哼,我已经完全炼化了神庭之心,除了孕育神庭之心的地球外,整个宇宙都在我的意念掌控之中,你不在其他地方,肯定只能在地球了。”

“靠……这也行。”

项云平静道:“说说吧,你是什么时候算计上我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知道事情是瞒不住了,只能老实交代。

“哎……说起这事儿,还得怪你那混账父亲,当年老头子我好不容易退休了,将神庭之主的位置交给他。

结果那家伙倒好,刚继承神庭之主位置没多久,就和第二宇宙开战了,还和人家第二宇宙的最强主宰,打了一个两败俱伤。

结果又驭下不严,遭到了四大神族的暗算,最终你父皇和母后都各自只剩下了一缕残魂。

那时候你才刚出生不久,还在仙胞内孕育,而我还要应付第二宇宙的反扑,只能先用分身在地球守护着你诞生。

后又以分身,化身为风云国开国君主,将你父皇项凌天的残魂凝为肉身,顺手将你母后的残魂融入天璇圣女体内,又将你也送往西天域,趁你父亲和你母亲相爱,就当送他们一份大礼包呗。

在此之前,我还命亲卫队队长带人,前去西天域暗中保护你们一家子,心想着等我平定了第二宇宙之事,镇压四大神族,就接你们回来。

结果没想羌神族竟然截杀了这队亲卫,而且第二宇宙的那些家伙太难缠了,拖延了我太多时间。

所以我只能分兵两路,一路平定我们第三宇宙的平衡,一路随我对抗第二宇宙大军。

没行到这段时间,你竟然能够成长的如此快,在千年不到的时间,将功德造化诀练到大圆满,还炼化了神庭之心,这直接超出了我的预料。”

项云眼中露出恍然之色,旋即却又问道。

“那我体内的系统呢?那也是你弄的吧。”

“嘿嘿……”项冥渊得意一笑道。

“这可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多亏了金大学士献策。”

“金大学士?”项云一脸疑惑。

“金大学士乃是我神庭第一文人,也是游方族族长,他最是喜爱游历宇宙万界,并记载各大位面传奇人物的人生,我与他也算是极为投缘的好友。

后来你父亲继承神族之位,我便与金大学士一同在这地球归隐,毕竟这里乃是神庭之心诞生的地方,也算是我的故乡。

神庭大乱后,在送你前往西天域前,我们俩便一起研究了这么个“系统”,原本主要是为了封印神庭之心,顺便激发你的潜力,让你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本想着等平定叛乱以后,再慢慢提升你的实力,融合神庭之心。

没想到你小子比你爹可出息多了,实力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直接让你继承神庭之主的位置,不挺合适吗?”

听完了自己爷爷的解释,项云终于恍然大悟,一切困扰他心中的谜团,终于得到了解释。

“对了,爷爷,那位金学士呢?”

“那家伙呀,闲不住,在地球待了近百年,又跑去其他位面找灵感和素材了。”

项云闻言,心中略感遗憾,随后又朝着项冥渊挑了挑眉道。

“爷爷,第二宇宙的事情平定了吗,需不需要我出手帮你搞定?

若是他们再咄咄逼人,大不了将他们那个什么最强主宰,直接给宰了就是。”

项冥渊摇了摇头。

“算了吧,这个世界的八大宇宙,虽然各位一体,但彼此之间却需要维持一定的平衡,就算你实力足够强大,轻易也不要打破这个平衡。”

说到这里,项冥渊又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小云子,南天域和北天域,都被神庭大军攻陷了,第三宇宙算是被咱们爷孙俩彻底平定了。

以你如今的实力,比我全盛时期还要强上几分,由你来统治第三宇宙再合适不过了,你就让爷爷我安心养养老吧。”

项云闻言,却是嘴角一勾笑眯眯的说道。

“爷爷,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坑别人可以,别坑自己孙子呀。

这个神庭之主的位置,我可没有接受过,再说了,我爹他现在不是还健在吗。

要不,咱们一起暗中帮帮他,让我老爹,你儿子再努把力,至少也能踏入主宰之境。

让他继续当神庭之主,我再当回我的纨绔子弟,在地球好好放纵一下呗,你们说是不是老婆们!”

项云得意洋洋的看向自己这五位绝色妻子,五女却是同时朝他抛来一个白眼。

“呸,谁要跟你一起放纵!”

嘴上说着不要,大家身体却很诚实。

慕云芷和韵月姬互相涂抹着防晒霜,洛凝开始用手机自拍,莫离冰翘起大长腿,端起一杯冰镇莫吉托,美滋滋的品尝了一口,而林婉儿则是拉着项云的胳膊,柔声道。

“相公,我听说地球上有一个叫做“布拉格”的地方,那里可美了,要不咱们以后的婚礼就在那里举行吧。

到时候,把天庭所有的亲朋好友们,都请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项云端起一杯冰镇美酒,美滋滋的喝了一口,点点头道。

“这个主意不错,明日我便去开一条,七星大陆到地球的暗宇宙通道。”

说着项云还冲项冥渊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如今是不可能再接手神庭了。

项冥渊嘴角微微抽搐几下,最终下定决心道。

“行吧,那就让你爹努把力,咱们爷孙俩享清福,我也决定了,就在地球再找一个老伴儿,到时候,咱们爷孙俩的婚礼一起办!”

“噗……!”

项云闻言,一个没忍住,一口酒喷了项冥渊一脸。

……

同一时间,天龙世界内,一座高耸入云的孤峰之上,一对璧人相依在一起,欣赏着山间日落。

落日余晖的照耀下,为二人镀上了一层绝美的光辉,项云揽住佳人纤细腰肢,侧头轻轻吻了一下女子的额头。

女子娇颜顿时泛起一抹红晕,星眸之中却是流出无比温柔和幸福的光彩。

二人相依目送夕阳落下,等到夜幕降临,项云在女子耳边低声道。

“沧海,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安歇了,今晚咱们就洞房吧。”

李沧海顿时面露羞涩神情,娇嗔道。

“坏蛋,我才不要和你洞房。”

项云闻言却是哈哈大笑,一把将李沧海拦腰抱起,在李沧海温柔的扑打挣扎中,朝着天际飞掠而去……

终章感言:

唉……现在是凌晨1点15分,一口气将大结局写完了,现在一点困意都没有,突然好想去楼下的烧烤店,来一大盘烤串,上几瓶啤酒。

或许我一抬头,对面就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冲我一龇牙,告诉我,他爹是神庭之主,问我有没有兴趣陪他喝几杯,哈哈哈……

写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前面写过两本,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有些仓促的结尾了,而《我不会武功》算是我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完结,也是承载我最多记忆的一本书。

还记得是在大四的时候,开始写这本书的,前前后后花了两三个月时间,整理排列,梳理大纲,那段时间很累,也很快乐。

后来在纵横中文网签约,开始连载创作,这一写就是近三年的时光。

写书的过程有苦有乐,最幸福的时候,莫过于写到让自己感动之处,有鼻头发酸忍不住落泪的时候,有咬牙切齿,胸中热血激荡的时候。那时候的我,指尖激扬起伏,文思泉涌,写的很痛快。

而最苦恼的时候,就是遇到卡文的时候,对自己所写所想不满意,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有时候头发都被薅掉了好多。

好在,最终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并完成了这本。或许其中还有些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我总算是讲完了,我心中那个关于“项云”的传奇故事。

在项云成长的过程中,轻浮也从校园走入社会,和我的初恋女友步入婚姻殿堂,不久的将来,我还会多出一个“父亲”的身份,这本书见证了我人生中很多重要的时刻,感谢项云陪伴着我成长。

同样的,我还要感谢支持轻浮和这本书的书友们,《我不会武功》这本书的成绩不算很好,但也是同类型中较为不错的,为我也带来了一些精神和现实中的收益,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你们的支持。

一本将近七百万字的长篇,实在太过消耗心神,越往后期,就越艰难,轻浮也曾经有过懈怠,甚至有想要放弃的时候。

但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我一次次鼓足力气,继续向前,是你们推动着我前行,真心感谢你们!

“大方山1975”、“我会武功的”、“ohyeah2008”、“夜游神与白日梦”、“许善飞happy”、“东方海洋之纵横天地”、“Tszrqqq”、“茫茫路上慢点”、“SamLeoo”、“浮生飘淼”、“四良之尔东”、“田中庄司”……还有许多名字,因为字数限制,恕我无法一一道来。

这些熟悉的昵称,从《我不会武功》开书不久,甚至我写老书的时候,就陪伴着我。

每当我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不想再向前的时候,看到这些名字,知道你们还在默默陪伴着我,支持着我。

这时候我就会问自己,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不继续坚持,不给你们一个答复,哪怕不能做到十全十美,至少也要竭尽全力。

“武功”的结局或许不是最完美的,但却是我对自己,和对各位支持我的书友交上的一份答卷,最终的评分高低不论,只求问心无愧!

最后,轻浮想说,“武功”的结束,不代表轻浮与大家告别。

新书《我有一尊炼妖壶》已经在纵横中文网发表了,这本书和《我不会武功》风格还是会保持一致,一贯的幽默、热血、修炼……

但这一次,无论是世界观,还是人物设定,都会有一个突破,希望大家也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轻浮。

同时因为这本书签订的是分成协约,每一个订阅对于轻浮都至关重要,至少网站能够看到成绩,才不会让轻浮“切割”……哈哈。

所以大家如果能够用纵横中文网app看本书,收藏订阅一波,轻浮都会万分感谢,期待能够看到更多的新朋友留言,轻浮会在书友圈等候大家光临,并一一回复。

再次感谢大家一路至此的支持,轻浮抱拳感谢!

来日方长,愿诸君仍可与我同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